nengjie

能杰和尚

离俗出家,记忆犹新。

彼时寒假初至,虽是隆冬,因获双亲许可,往瑞安东溪澄心寺,兴奋之际,倍觉阳光灿烂。此一去,开启佛门求法生涯。

在山一年,同门兄弟,晨起诵经练拳,挥刀舞剑;白日上山捡柴,下街买菜;暮即打坐观心,左坐师兄右师弟。日子虽淡,却养成对禅坐的喜欢。

一九八四年,随恩师迁住仙岩圣寿寺。

一九八六年,奉师命,参学天台国清寺,亲近达云、静慧、式愿诸公大德,首尾四年,对天台教理打下基础。

一九八九年,首去新昌石城大佛寺。彼时有二目地,一为专修寻地;二为再访明师。二既不合,于是再游天津大悲院,途经杭州、上海,皆末遇明眼人,遂渡海辽宁大连,登岸闻千山圣名,乃往朝拜,挂锡龙泉寺三日夜。寺僧与游客争,知寺无明人,乃下山。经半山停,遇独臂老僧立松下,神态古朴,双目如电,曰:汝之法缘,可往西北,必有所获。私心怪之,正欲问明原由,已飘然而去。是时农历九月,晨寒露已浓,夜卧火坑。

 

 

乍到北方,甚不习惯,因是之故,不欲东北参。又思老僧言,遂彺西北走,坐海船经青岛湛山寺,遇当家者,势力眼招待。三天后梢事休歇,继往河南少林寺,观武;再往陕西,住卧龙禅堂半年余,夜梦独臂老僧云:汝师候汝久也,何不继往西进?梦醒,天明启程,转甘肃往平凉。

刚下站,一老者,相可五十余,迎曰:汝南方浙江人否?吾遵师命待汝久也,可随吾来。此后三日夜中,同老者过高原、走平地、穿山水、爬高岗、越密林,渴饮冰露,饥餐草实。

及见传法尊师,于隐雺洞室,悲欣交集,涕泪双流,所谓万里求寻,于此了却;半生心愿,不再虛过。跪拜既过,入洞内外,观览。但见千山皆茂树,万音惟鸟闻;凌峰突空,悬壁空出半亩许,中立一穴,三丈横宽,十米内深,岩阿深处,奔泉自来。

师命参礼大师兄、二师兄,初认皆三十许。后问之,六十已过,惊叹为不思议者。及问恩师之岁,已一百零三者也。

……

……

未完待续!

  • 法华教观

  • 天台教观

Copyright © 2018 中华佛教天台宗 ALL Rights Reserveds.
技术支持:联科科技